Loading...
老師,上課好無聊!老師能影響學生對課業無聊的知覺嗎?

秒懂心理學

老師,上課好無聊!老師能影響學生對課業無聊的知覺嗎?

對於學習,學生普遍感到無聊 學習動機向來是孩子在學習過程中,願意主動精進自己的重要因素。然而研究發現,孩子在學習國、英、數三大主科的過程,超過一半的時間感到無聊。而無聊的狀態,容易使學習者不能專注眼前的事物,對當前的訊息或活動感到不滿足、無活力,並感覺時間過得特別漫長。  學生表現出無聊的狀態,也無形中帶給老師許多挫折感;對於「無聊」這種看似沒來由的情緒,老師通常會覺得難以介入改善。然經研究指出,老師在課堂中給予學生的「回饋」,其實便能夠有效改善無聊的感受。 感到無聊的原因 無聊的起因可分為外在環境影響,以及內在個人狀態影響。 1. 外在環境的影響:缺乏刺激、單調及不斷重複的課堂形式,為容易引起無聊的環境條件。 2. 內在個人狀態的影響:對學習歷程感到低控制(學習內容高於或低於個體能力),或在認知上認為學習內容低價值性等,則容易使學習者產生無聊感受。  除了上述之外,研究中更提到兩項能「影響」無聊情緒的因素,以作為教學建議之參考。兩項因素分別為:學生在科目中的「自我效能」──個體對於自己在學科領域中的能力知覺,以及「個人成就目標」──個體從事學習工作的動力來源。 老師如何回饋,能減少無聊感受   「學習回饋」,是造成學習者產生正/負向情緒的重要原因,而教師則扮演著給予學習回饋的主要角色。僅提出以下兩點回饋原則供教師參考。 1. 回饋重點針對個人表現,而非針對整體比較:當學生知覺到教師的回饋,是針對自己在學業上的進退步,會讓學生將注意集中在學業本身、引起學生趨向精熟的學習目標;反之,當學生知覺到教師的回饋在針對群體的比較,較容易引起競爭的氛圍,學生更容易因名次感到焦慮,進而容易逃避課業、有挫折感,後續便容易因逃避而產生上課的無聊情緒。 2. 給予增進自我效能之回饋:當學生知覺到自己的能力在某領域中的正向表現,會進一步提升在學業的自我效能感,並能有效降低在學習中產生無聊情緒的機會。故教師的回饋可讓學生覺察自己在科目中曾表現出的能力,提升學生在科目上的自信。若學生因回饋而在主觀上感受到自己有能力,亦能有效減少在學習時的無聊情緒(以及其他負向情緒)。 學習情緒反應了學生在學習歷程中,是否遇到困難的線索。即便情緒強度低的「無聊情緒」,亦可能代表著自信低落、渴望逃避、無助或焦慮等學習狀態,值得在教學過程受到重視。而當老師在改善無聊情緒的過程,其實更是在轉變學生被動學習的狀態,教會學生更主動且更自信的學習。

Read More
「拒絕別人怎麼這麼難!」—淺談個人邊界的設立

師大心田 好心文

「拒絕別人怎麼這麼難!」—淺談個人邊界的設立

你曾經這樣嗎? 「你剛好要出國,可以順便幫我買東西啦」 「欸你的工作做完囉,那幫我一下,反正還沒下班啊」 當同事、朋友、親戚對你提出要求時很難拒絕,即便心裡有萬般個不願意,都還是會答應下來。 或者是... 「我是為你好,所以你應該要這麼做!」 「聽我的沒錯啦,我吃過的米比吃過的鹽還多欸」 當身邊有人給你建議、指導你該如何做會更好時,好像自己不能拒絕他人的善意、感覺不聽從好像就是不受教。 生活中遇到這樣的情況,著實讓在關係裡得自己感到為難,而為難背後可能有著複雜的心情、可能有很多原因,在關係中難以坦承想法。或許是擔心拒絕後,會引起對方的情緒、產生衝突,同時也感到內疚;害怕拒絕會讓關係出現裂痕;不接受意見等於不受教。 其實在這樣的關係互動下,好像不斷有人侵入到你的界線內,而你感到不舒服,卻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或者是還沒有察覺到這件事,只知道感受不太好,這時我們可以回頭看看自己的「個人邊界」。 什麼是「個人邊界personal-boundaries」? 指的精神上、情感上、身體上的界線,也能夠理解成「底線」,主要是一個信念能夠保護自己在關係裡的自我,當有他人試圖跨界、侵入時,可以更清楚的知道什麼是自己能接受的、什麼是自己能夠拒絕的。 有學者將個人邊界分成了三種類型: 1. 健康型:重視自己的想法、能夠接受他人的拒絕。 2. 僵化型:儘量與他人保持距離以免被拒絕、不尋求幫助。 3. 滲透型:難以拒絕他人的要求、容易參入他人問題之中。 健康的界線在面對與他人的關係可以保有自己的想法,且能適時的在需要時提出要求,是在獨立與融合中有所平衡的。而界線模糊、彈性不夠時,則會使自己痛苦,不是過於承擔他人的責任,就是與他人未能建立親密。 該如何建立個人邊界? 回看自己的邊界,以及了解每一次被踩界線時的反應,那接下來該如何呢?我們要知道「你」是值得被好好的被對待,而透過設立邊界能夠被自己好好對待,也能夠保護自己,同時不讓其他人來定義自己是誰。 1. 看見自己的需求:有時候我們會錯誤地認為不需要有界線,所以我們要意識到自己是需要有界線的,並且受到尊重。當有人跨越並不尊重你,是有權利生氣和指出這個不禮貌的。同時我們試著知道我需要什麼、想要什麼、重視什麼,記住我的需要和感受與其他人是相同重要。 2. 了解自己的限制:我們要了解我們未有義務為任何人做事情,透過多了解自己、覺知什麼是對自己有意義的選擇,當他人有要求時不妨這樣想想看「幫忙他對我來說是什麼樣的意義?」。 3. 堅持自己的界線,並對於他人的要求說「不」:一開始不太容易,可以試著在現有的關係裡,這個關係是相對自在、安心的,嘗試在這段關係裡說「不」,或許會發現關係並不會出現裂痕,反而是得到了更多尊重。 有時我們在關係裡因為在乎、關心而失去了自己,可能不太喜歡這樣的自己,讓我們試著為自己設立界線,以你舒適的方式表達對對方的愛與在意吧。 Reference Marvin G. Knittel Ed.D.(2017). Why Is It Important to Have Personal Boundaries? Constance Scharff Ph.D.(2022). Six Tips for Setting Strong Personal Boundaries.

Read More
「看見受虐兒少的傷」給助人工作者的實務補帖

秒懂心理學

「看見受虐兒少的傷」給助人工作者的實務補帖

受虐兒少不僅遭遇身體損傷,更懷有烙印心底的創傷 我們常說,「孩子是國家未來的棟樑」,打造讓兒少健康又安全成長的社會環境,已經成為人民的共識,然而理想很豐腴、現實很骨感,依據內政部衛生福利部統計處(2014),每年仍有為數不少的兒少虐待事件正在上演,又以身體虐待和性虐待兩大類為主。令人難過的是,身體虐待與性虐待,不僅會在這群孩子身上留下肉體的傷口,更會留下難以隨著時間被治癒的心理創傷,帶著創傷成長的孩子,可能透過偏差行為展現痛苦,而再度被貼上了「壞孩子」的標籤。 「心理創傷」與「生理健康改變」是區別受虐兒少的警訊! 參照黃雅羚(2010)、Leserman(2005)、 Nelson等人(2012)的研究可知,不論是遭受到性虐待或身體虐待的兒少,他們更容易出現沒自信、無法妥善處理情緒而出現各種不適當的行為表現、扭曲的身體形象等自我創傷;以及他們不易對人產生信任感,且與人互動間的親疏關係無法拿捏、判斷的界限創傷;也會伴隨出現侵擾性意念、逃避、過度警覺、解離或自傷等綜合創傷壓力反應。他們的身體健康也較差,活動力減低,常有莫名的疼痛且頻繁就醫。 而此篇研究,便是希望此立基點下,比較遭遇身體虐待與性虐待的被害兒少,在上述的範疇底下有哪些異同之處?來協助輔佐兒少助人者在心理評估、司法鑑定上,能敏銳區別這群高風險孩子給予介入。 辨識兒少身體虐待與性虐待創傷,實務工作者可從以下著手 在本篇研究中,透過蒐集來自家庭暴力暨性侵害防治中心、民間社福團體、私人諮商所中,9-16歲遭遇身體或性虐待的兒少,我們有了以下的發現。 「身體疼痛」,是最能區辨兒少身體虐待與性虐待情形的指標之一,他們可能容易常常感到疲累至全身無力、常常需要掛急診、看醫生卻查無病因。性虐待帶來的心理創傷,則尤為容易展現在兒少自我創傷層面,影響他們自我價值、身體形象,以及情緒內化和情緒外化創傷的生成。不僅如此,受虐兒少的性別、年紀、受虐類型、受虐次數都會影響日後的創傷、生理健康樣貌。如遭身體虐待的女性兒少在生理健康、界限創傷、綜合創傷壓力反應負面影響更高於男性;遭受越多次身體虐待的兒少,身體機能越差;相較於遭受身體虐待的兒少,遭受性虐待的14歲以上的青少年則有更嚴重的創傷後壓力反應和身體疼痛等;都是實務工作者應敏覺的徵兆。 守護兒少的幸福,助人工作者請這樣做 透過文獻,我們已經知道受虐會使兒少產生心理和身體的巨變,那麼切勿以為他們是「無病呻吟」!請給予溫柔傾聽。除此之外,社福醫療與司法體系,建議在兒少保護衡鑑項目中增加身體疼痛、界限創傷與就醫情形為評估項目,在創傷評估處遇中要留意自我創傷跟身體機能兩向度,對無法憶起初次受虐年齡者,請耐心陪伴、調整制式工作模式與表單。最終,諮商輔導兒少助人者,在性虐待兒保護案之司法鑑定中,建議著墨於身體疼痛、界限創傷、就醫情形做諮商報告的評估,有助展現性虐待兒少創傷獨特性;而遭性虐待兒少在治療時,需留意自我創傷和身體機能變化,來給予最適切的個別化處遇。

Read More
媽媽,我可以生氣嗎?親子情緒互動與孩童發展

秒懂心理學

媽媽,我可以生氣嗎?親子情緒互動與孩童發展

親子間的情緒互動,與孩子的負向行為相關 隨著成長的歷程,孩子開始發展出自己的想法和意見,不服從與叛逆的行為,常讓許多家長苦惱。根據研究,在家長與孩子長期互動的過程中,形成「家長說教、孩子防禦」的模式最為常見。而研究進一步指出,當孩子的負面情緒出現時,家長的應對其情緒的方式,將影響孩子的發展與適應。 研究將家長應對情緒背後的信念,歸納出以下四種類型。 家長對情緒的信念之四種類型 1. 情緒覺察/情緒教導型。家長能敏感覺察孩子情緒的變化,視負向情緒的出現為教育機會,並對於孩子的情緒關心、尊重以及接納。 2. 情緒摒棄型。家長認為孩子的負面情緒是有害的,需盡快消除的。能敏感發現孩子的負面情緒,但傾向於否認負面情緒,因此較難深刻表達自身與孩子的情緒。 3. 情緒失控型。家長認為負向情緒是危險的,常因自己與孩子情緒調節的問題困擾,容易因情緒影響對行為的判斷。 4. 情緒不干涉。家長對孩子的情緒秉持不干涉、不反應的理念,對於孩子的情緒不關注,認為不需特意教導孩子的情緒發展。 家長如何應對孩子情緒,影響孩子情緒調節 根據上述家長對情緒的信念態度,歸納以下應對情緒的方式以及對孩子的影響: 1. 懲罰或忽視情緒。孩子的負向情緒較難以獲得理解,使情緒調節發展較弱,容易將情緒化為攻擊行為或者敵意,於親子關係中也容易有衝突或溝通不良。 2. 覺察、討論與接受情緒。孩子的負向情緒得以被發現與討論,使情緒調節能力較佳,並能在未來有較佳的課業表現、生理健康,以及較少的外向問題行為。 給家長的建議 僵化的親子互動常是導致衝突的原因,但並非家長「單方面了解」孩子的情緒便能化解僵局。研究指出,「具有情緒互動彈性」者,是允許親子都能了解彼此的互動模式,使雙方都得以重新協商並加以修正。故使孩子了解家長,亦為正向親子關係中重要的一環,建議家長除了討論孩子的情緒外,也向孩子表達自己真實的情感,以及背後的關心。 給家長的同理 身處在重視孝道與輩分的華人文化中,家長們在教養上難免會有較高的主導性,希望兒女能吸收理解,並且不習慣談論某些負面、隱晦的情緒。對於兒女的指正和責備,其實也代表著家長們的關心。期望透過本篇文章的研究結果,鼓勵家長們與兒女討論彼此的情緒,並且抱持彈性的溝通態度,讓孩子更能感受到愛,也更能朝正向的身心狀態發展。

Read More
想要尋求諮商卻憂心忡忡,我需要找心理師聊聊嗎?

師大心田 好心文

想要尋求諮商卻憂心忡忡,我需要找心理師聊聊嗎?

在物質生活越來越提升的現今,人們對於生活品質的追求不再著眼於吃飽喝足等基本滿足的需要,關於心理上的富足及健康與否也愈來愈受到人們的重視。隨著這一兩年疫情的影響,考驗人們面對未知、視情況彈性調整以及獨立自處的能力越發重要。同樣面對疫情的來臨,有些人能夠活用原先的能力與資源,藉由這場考驗而有所進步與成長。然而有些人卻因這場戰役面臨到莫大的打擊,而此時尋求專業的心理協助便是可以幫助自己適應這些壓力情境的好管道。然而在心理諮商越來越能夠被大眾接觸與理解的趨勢之下,又有多少人會主動尋求諮商呢? 人們尋求諮商的比例 以張虹雯在2010年所做的調查為例,發現在1,262位大學生當中,只有4.1%的學生曾經尋求諮商中心的協助。而董氏基金會在2007年也曾做過一個調查,發現曾經向學校諮輔中心或醫師求助的人們也分別僅佔有2.3%與1.7%。雖然這些數據距今已有一段時間,但由上述的資料可以發現,相對於大多數的人們而言,在遇到困境時願意主動尋求幫助的人們還是相對較少。 影響人們尋求諮商的因素 然而影響人們是否尋求諮商的層面多元及複雜,以下簡單列出三項會影響人們求助的原因,像是: 1.是否相信諮商能夠幫助自己 2.尋求幫助的行為是否會影響到我們的自尊 3.過去是否有過諮商的經驗 以上述三點為例,像是過去曾經有在學校找過諮商師聊聊的小明,在過去的諮商經驗中發現諮商的確能夠在某些程度上解決自己的困擾,例如情緒上的抒發或是人際交往上的學習,並且本身對於主動向心理師尋求協助並不會感到排斥或是認為是一種不好的表現,因此相對於某部分不曾接觸過諮商或是對於尋求諮商會擔心他人眼光的人們,就有比較低的可能性會尋求諮商的幫助。 那我到底需不需要來諮商呢? 如果你正陷入一個困難當中想要找人聊聊,但也因為上述某些類似的原因而對前來諮商有些擔心的話,那麼這一切都是正常的,因為對於多數的我們而言,面對一個自己未曾接觸過的事物多少都會有些害怕與擔心。 諮商是一個自己與心理師一起合作的過程,透過兩個人一同並肩作戰與努力,除了讓自己可以在諮商室內有所抒發之外,也透過跟心理師的談話與回饋更多的認識與覺察自我,在理解與靠近自己的同時,也從中培養我們與他人互動的能力。因此或許沒有一個所謂最適合諮商的時機,而是當你知道自己有談話上的需要,並且能夠允許自己這麼做時,便是最好的諮商時刻。 參考資料: 張虹雯、王麗斐(2015)。當事人為什麼不求助?求助態度、求助意圖、求助行為之研究回顧與整合。輔導季刊,51(2),31-41。"

Read More
青少年大風暴:憂鬱情緒與偏差行為

秒懂心理學

青少年大風暴:憂鬱情緒與偏差行為

不知道大家對於處於青少年階段的人有什麼想法?對青少年來說,可能是一個混亂的時期,不僅要顧好課業、有良好的人際關係,也開始在意自己的外表,許許多的壓力,都容易讓青少年情緒低落。董事基金會在2018年,針對六都高中、高職學生進行調查,發現每七名青少年中,至少有一位有明顯憂鬱情緒需要專業的協助。而對家長和老師來說,青少年正處於叛逆時期,可能開始處處頂撞,甚至出現不符合社會期待的事情,像是考試作弊或犯法行為。如此讓人頭痛的一群人,身為家長、老師及其他助人工作者,我們可以怎麼協助他們安然度過這個時期的大風暴呢?先讓我們仔細了解憂鬱情緒與偏差行為的面貌及關聯吧! 青少年正處於一個生理和心理都處在發展劇烈的階段,從國一至高三的青少年們的情緒及行為都還在持續變化,並非處於一個穩定的階段,而國三時期為憂鬱情緒及偏差行為的高峰。身處身心成長風暴圈中的他們,更加需要家長及老師的引導與支持。除此之外,男生與女生在憂鬱情緒與偏差行為的情況也不一樣。在憂鬱情緒上,女生容易重複咀嚼所經歷的負面事件,沉溺於不開心的情緒中;而男生則會趕快轉移注意力,此雖可減緩憂鬱情緒,但男生可能會透過極端的行為宣洩負面情緒,像是飆車、抽菸等,此舉反而可能增加他們的偏差行為。 而在偏差行為的類型上,男生多與暴力行為有關,女生則多與「性」有關。如:在新聞媒體上,時常可見男生因為一言不合而出現暴力毆打的行為;而女生則可能因為金錢觀念偏差,而從事援交工作。憂鬱情緒與偏差行為看似兩個不同的情況,但實際上,兩者還會互相影響呢!憂鬱情緒會影響偏差行為,就像青少年可能因為情緒低落,而吸食毒品,讓自己沉浸於飄飄然的感受中。偏差行為也會造成憂鬱情緒,就像是青少年因為考試作弊,被老師發現後,回家被家長責備一頓,出現低落的情緒。 青少年階段的憂鬱情緒與偏差行為,若未能受到適當的支持、關懷與引導,可能對於其未來的生活產生阻礙,更甚於發生嚴重的社會事件,因此該如何疏導青少年的負面情緒及避免他們走錯路,國三階段的輔導及關懷更顯其重要性。而當中輔導品質及人力資源均為相關教育單位所應重視的。讓我們一起看看,想成為青少年的支持與關懷者,我們可以怎麼做? 首先,先放下自己的成見,學習傾聽青少年內心的聲音,而非責備或批判,因為他們的憂鬱情緒及偏差行為都有可能是他們向外求救的訊號。第二,試著了解青少年的生活,如:他們現在喜歡什麼,喜歡去哪裡…等,拉近和他們的距離。最後,也是最重要的,父母與師長一起打造一個有愛有溫暖的家庭與學習環境,讓青少年感受到他們是被關愛與重視的。 總而言之,雖然青少年已經逐漸開始邁向成人之路,但此過程中所遇到的困難及面對的艱辛都需要家長、老師、輔導人員等給予其關懷,作為青少年的後盾,才能讓青少年順利度過這個大風暴,在未來過著更好的生活。"

Read More